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栩笙文学--奇石网

文学的生命源自于作家信念持守与灵魂的探析

 
 
 

日志

 
 
关于我

栩笙(胡礼忠),男,土家族。有《清代族田研究》、《清代土地税收研究》数十篇专业论文在省级以上刊物登载。2003年开始文学创作,有文学作品及评论作品在《小说评论》、《文艺新观察》、《国土资源报》、《诗刊》、《世界诗人》、《民族文学》《诗潮》等报刊发表近100万字。现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省音乐文学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市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诗集《清江流歌》《巴地荡千觞》及评论集《中国狂欢化歌魂的精神文化秘史》。作品选入《艺术人生》等20余种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大地之子以爱之名  

2011-04-12 08:0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地之子以爱之名

                            ——简评胡礼忠的两部诗集

 

李莉 乐艳玲

                        (湖北民族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

 

 

     “五四”新文化运动,使“我手写我口”(黄遵宪)、诗歌要有“新语句”、“新意境”(梁启超)、“作诗如作文”(胡适)等观点得到大力倡导,白话新诗以不可阻挡之势迅速取代传统格律诗。其简明易懂、直抒胸臆、自由不拘格式的写作特点赢得了广大诗人和读者的青睐。新诗终结了古典诗歌,开启了现代诗歌大门。然而,其过于直白、坦率和自由的特性也使得诗歌本身的韵味和含蓄被抛弃,至今人们仍然怀念古典诗歌的精美、优雅和凝练。认为只有古典诗歌才是真正的诗歌。其实,如果仔细品味现代新诗,也还有耐人寻味的佳作。那些存留于诗句中的真情和雅语,依然可作为“诗歌”引起人们关注。郭沫若、徐志摩、戴望舒、艾青等现代新诗人被注定成为现代文学史的重要成员供人们研究。这意味着,现代新诗即使形式和音韵之美不如古典诗歌,但诗中透露的情感依然是它具有诗歌魅力的根源所在。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谈论新诗,谈论当代诗歌,谈论少数民族诗人的诗歌。

 

我反思和感恩土地

让我  去指证人世真情

在废墟上的坚挺与顽强

蔓妙和绝美包括爱心的大厦

……

                                 ——胡礼忠《巴地荡千觞·巴岩 姊妹树》

    读着胡礼忠的诗歌,不禁想起艾青那首经典的名诗: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我爱这土地》

    满怀对土地的挚爱和对祖国的真情,艾青抒写了诗歌史上的灿烂华章。同样是对土地的挚爱,对故乡的真情,已届中年的胡礼忠寻找到最富有浪漫情调的文学类型表达自己的勃勃激情,一发不可收拾成为诗坛年轻的老诗人。

《诗经》有言云:“诗言志,歌咏言”。诗人以其敏感的心灵去洞察他所置身于其中的大千世界,并将其丝丝感悟行诸于富有灵性的文字——诗歌,难怪有人说:诗歌就是诗人灵魂的呐喊与舞蹈。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精神日渐空虚、社会风气江河日下的时代里,已经很少有人能够真正有机会去探知和表达其内心深处的情感了,这既是个人的遗憾,更是时代的悲哀。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即便是在这个浮华之气如日中天的世界里,依旧不乏一些能真正直面自己内心的“真人”。胡礼忠凭真挚的感情,向世人展示他对生活本身的真真切切的感触与心动,在他的字里行间,读者总是能读懂他对生活、对世界的那份浓浓的爱与关怀。

    家乡是诗人心中最温馨、最纯洁的情感圣地,是诗人生命的源泉,诗歌的源泉。古往今来,以表达对自己家乡的热爱的名作不胜枚举。清江,作为恩施人的母亲河,以源源不断的乳汁哺育了一代又一代恩施人。正是从小就受恩于这条母亲河,胡礼忠心中积淀了无比深厚的情爱。经时光的酝酿,这份情爱日渐醇厚、浓烈,浓烈到他再也难以自控,终于冲破情感的阀门,喷薄而出,最后倾泻为文字,凝结为《巴地荡千觞》和《清江流歌》两部诗集。

   这两部诗集,胡礼忠用旖旎而豪迈的文字把自己心中各种各样的爱宣泄得淋漓尽致。畅游于字里行间,我们时而会为思乡之情而黯然神伤,时而又会为不平之事而久久愤懑,时而也会被爱情之美而深深打动,时而还会因绝美景致而欣喜若狂。正如胡礼忠自己所言:“人要有所爱,有所恨,若爱恨不分,人的称谓就贬值了”。在两部诗集里,爱是其主旋律,从社会到个体,都透射着浓烈的爱。

    首先,从社会层面而言,这种爱主要体现在浓郁的乡土情结与深切的人文关怀之中。故乡,一直是文人墨客心中最真挚的精神家园。作者一方面热忱歌颂了清江作为恩施人之母亲河的伟大与美丽,另一方面也刻画了一个孤独的独行者的形象。《巴地荡千觞》中的《冬天我心中的土镇》、《故乡二月》、《东乡故土》、《走进巴人河》、《清江满江浆橹和渔歌》等篇章诉说了诗人对故乡的滚滚热情。“我知道清江/其实是很清很清的水/清凉的可以洞穿/顽石的根/”(《我心中的清江》),这“顽石的根”完全可以被解读为作者的那颗坚实、又略现孤寂的心灵,诗歌所要表达的是清江作为母亲河,不仅赐予了其儿女以生生不息的生命,同时也铸造了诗人“很清很清”的人格魅力。“我想借山里山水的情操/把自己塑造成/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一个土家人一个土得象/陶罐一样的爬行者/正试图用山那样敦厚的文字/拿捏山里情结的诗歌”(《走进巴人河》)抛去了婉转,作者在此用“响当当”的话语直接宣示了他对故乡故土的眷念之情。

    在绚烂奇美的文字里,除了作者对故乡的爱,还蕴藉了诗人深厚的人文关怀。这种人文关怀体主要现在对人类生活环境的关怀、对人类生命及道德的关怀、以及对过往历史的关怀等方面。“三月植树/我们在土地上补缝/风沙停了/沙漠绿了”、“我在心中呐喊/环保的生命啊”(《三月植树》)。人类只有一个地球,保护这唯一的地球,拯救这唯一的家园,在诗人这里绝非一句可有可无的空话,更不是附庸风雅的套话,而是他对人类当下所面临的生存困境的深深的忧患。诗人用铿锵有力的文字,配之以掷地有声的语气表达了他对时下人类所遭遇的生态危机的无尽担忧。“阳光下命运的皮球/很轻/里面只有空气/没有良心/在权利的脚下/被踢得四处流浪/正义的观众们/失望愤怒伤心”(《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素朴的语言中充满着愤怒与指责,流露出作者对人们基本生存权利的被践踏的悲痛、对为官者无视人权的恶劣行径的指控,更饱含着对那些“围观者”的正义的深情呼唤与殷切希望。品读《凭吊唐崖土司》,我们分明感受到历史的宏大画卷在我们眼前一一掠过,领略到诗人通过与历史的超时空对话与互动,来展现历史对于当下生命的重要意义。

   其次,从个体而言,这种爱主要体现在殷殷的爱情执着与款款的季节感悟之中。古人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确,抛去爱情的人生,是荒芜凄凉的。作为恩施的母亲河,清江不仅赐予了土家人以肉体生命,也铸就土家人的人格品性,还赠予了土家儿女缠绵悱恻的爱情。诗人超凡的浪漫情怀也使得他对于爱情有了更为精细的玩味。《巴地荡千觞》中的《苦痛和灿烂的二月》、《七夕情思》、《我希望清风的裙裾》等篇章,或拟人、或借物,将自然之情、人类之情、两性之情交织描绘。物具人性,人通物理,情景交融。在《清江流歌》第二辑《清江憧憬》中,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竹”这一意象,“寻找爱情——走不出南方的竹林”(《思念走不出南方的竹林》);“那最止渴的竹海/是一抹抹爱恋的淡水”(《五月为竹海道声诚挚的祝福》);“他说——愿用‘布谷’换温泉五月的雨声/她说——愿静静的站成竹海等待他的相约”(《她说,愿站成竹海等待他相约》)。诗人用温柔纯美的言语与灵活多变的写作手法,谱写一篇篇刻骨铭心的爱的诗歌。不期然而然间,就会使我们回想起那浓重而唯美浪漫的土家女儿会。

   《文心雕龙·物色》有言曰:“春秋代序,阴阳惨舒,物色之动,心亦摇焉。”四季之变化本是自然之常理,但在敏感而多情的诗人眼中,却蕴含了无限的意味。在《巴地荡千觞》的第二辑《地润四季风》就以深情之文字书写了四季的物候变化和情感变化。《清江流歌》第四辑《清江季节》,同样对于四季之特色进行了专门的描绘,倾注了浓浓的爱意。“秋天有很多的语言/只有阳光般的心情可以诠释”,“八月里彻骨铭心的距离/或许是/写遥远距离的泛滥/或许是/最近相思的摇曳”(《秋天》),“南方的冬季/雪花和雨点就在/风和弦上弹奏旋律”、“应说感谢/那些美丽的季节/让我们的故乡时时动情/感动/让我们的故乡处处生长相思”(《冬思》),“季节和女人的心思旋转着/向着太阳/对叠成轴辐”(《春天的思绪》)。在这里,诗人的情感与景致达到高度融合,每一句都令人心生陶醉之感,这些美丽的语言,使诗人瞬间化身为一位画家,透过诗人手中五光十色的画笔,我们逐一领略了春光、夏景、秋色、冬致,更领略了夹杂在这些美丽画卷中的款款深情。

     诗歌是诗人浪漫的狂想曲,亦是诗人个性品格的宣言书,更是诗人情感的呐喊。透过《巴地荡千觞》和《清江流歌》两部诗集,我们看到了一位敏感多情的诗人形象,他时而愉悦,时而愤懑,而是低沉,时而高亢,所有这一切都与生活自身的旋律和谐圆通,都缘于他对生活细致而精微的感悟与体味。胡礼忠是大地之子,对生活有无限之爱。他以爱的名义表达感情,歌唱生活。惟有热爱生活之人,才能读懂生命的意义,领略生活的真谛,书写富有诗意的人生。

    作为一位诗坛“新手”,胡礼忠在短短七八年内就完成了两大部诗集的写作与出版发行,在本土乃至全国少数民族诗人群中,其成绩也称得上赫然。然而,要成为诗坛的常青树,突破当代诗歌创作的“围城”现象——沉醉于自我呻吟,或以让人读不懂的“朦胧”为美学追求,进而取得更高的诗歌成就,开创新的诗风,单单凭借满腔挚爱之情还远远不够。在防止题材的重复、写法的单一、思想的单纯、技巧的稚嫩等方面还需诗人多探索,在探索中前进,在前进中成熟。

 

 

(作者简介:李莉,湖北民族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乐艳玲,湖北民族学院2010级文艺学硕士研究生)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